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酒店激情
酒店激情

酒店激情

我站在公交站台前,耳朵上分别挂着口罩和耳机,耳机里面传来嘈杂的汽车鸣笛声和店铺里的音响声。

  “云斌,你听得见吗?”突然,唯依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。

  我看向斜对面,在那里,人来人往的人群中,站在路边的唯依,曼妙的身材显的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“嗯,听得见。”

  “他刚刚给我发消息说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  “嗯,好,记得要把手机放好,千万别被他发现我们在通话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会小心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停止了对话之后,耳机里重新变成了嘈杂声,而我却发现,自己紧张又兴奋的心跳声,竟然也夹杂在其中。

  “云斌。”

  “嗯,我在呢,怎么了唯依?”

  “你一会儿会跟过来吗?如果他真的听了我的要求,带我去了附近的那家如家酒店。”

  “你想让我过去吗?”

  我反问唯依,却没有得到回答,再次向唯依看过去的时候,发现她依然把手机举在耳边,显然已经听到了我刚刚的问题,只是没有回答我。

  “怎么不回答我了,唯依?”

  话音落下的同时,我的视线并没有离开唯依,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白色的丰田轿车,慢慢减速停在了唯依的身前。

  是吴郡来了吗?

  意识到应该是吴郡到了,我赶紧收回目光,然后突然感到有些心虚,下意识的转身顺着街道走去,同时拿起手机,分别点开了通话中的录音和静音功能,使得唯依那边不再听得到我的声音。

  “想。”

  突然,耳机里传来唯依的声音,使我的脚步顿了一下,然后,我继续向前走去,与此同时,耳机里传来了一阵更加嘈杂的声音,其中还夹杂着开关车门的响声,最后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刚刚在和谁通电话呢?”一道略带痞气的清晰男声,紧接着在耳机里响起。

  是吴郡的声音!这就是那个除了我之外,在两个月之前唯一占有过唯依一次的吴郡的声音!

  “我男朋友。”唯依的回答声,接着传来。

  没走多远,我眼角的余光就看到刚刚那辆白色的丰田轿车,从后面追上了我,然后毫不减速的继续向前驶去。

  此时此刻,在那辆车上,正坐着我的女友唯依和她的初恋情人,而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去酒店里开好房间,相拥着躺在床上,赤裸着身躯,在彼此的身上互相索取,疯狂……

  我的内心深处,越发激动兴奋起来。

  “呵呵,还是上次约你时谈的那个?”耳机里传来的对话,依然在继续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是叫刘云斌是吧,我们的高中老同学,哈哈,这小子有够可怜的,马上就要被我戴上第二顶绿帽子了都还不知道呢。”

  我的拳头,紧紧握在一起,可却不是因为愤怒,而是莫名的变态兴奋,被吴郡羞辱的异样兴奋,完全充斥着我的大脑。

  我的脚步,渐渐加快,想要尽可能的缩短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,想要尽快追到不远处的那家如家酒店。

  “讨厌,你别这么说他。”唯依的声音,有些不太高兴。

  “怎么了,心疼他了?”

  这一次,唯依好像没有回答他的这个无赖问题,而是选择了沉默。

  此刻的丰田轿车,早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里,在前面的三岔路口右转弯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前面有一家如家酒店,我们就去那里吧。”

  终于,唯依弱弱的声音,重新在耳机里响起,向吴郡提出了我们之前商量好的要求。

  “好啊,没问题,反正我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去找地方,呵呵,唯依你是不是也想我了?”

  “我才没有想你呢。”

  “嘿嘿,小骚货,还嘴硬!”随着吴郡的一声淫笑,耳机里随即传来一阵刹车的声音,以及唯依的惊叫声。

  “哎呀,吴郡你干什么呀,不要!不要在这里,这可是在车上呢!”

  “在车上怎么了,大不了来个车震啊,反正你喜欢我操你,在哪里不一样啊,你说是吧?”

  “没有,我才不喜欢,不要……你……你快放开我……吴郡……”

  吴郡居然把车停在了路边,要在车里和唯依进行车震?他这也太色急了吧!而且以唯依的性格,肯定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啊!

  想到这里,我已经迈开脚步,快速向前跑去,就在前面右转之后,我应该就能看到吴郡的车了!

  “唯依你还跟我装什么纯啊,上次操你的时候我就说过了,你以后就是我的性奴,只要我想操你的时候,你就要老老实实的出来陪我,结果这两个月我找了你多少次,嗯?你告诉我,我找了你多少次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不知道?我找了你不下二十次!你个小骚货,就是这么对待主人命令的是吗?”

  “我不是骚货……你……你别碰我……别这样……”

  唯依的求饶声和挣扎声,通过耳机不断敲打在我的心头,我的速度正在不断加快,终于,终于到达三岔路口了!

  右转之后,不远处,那辆白色的丰田轿车,果然停在那里。

  “哎呦喂!唯依,你还真是挺不老实的啊,好!这会儿我就先放过你,等待会儿到了房间里,我再让你好好尝尝上次的滋味,看你还嘴不嘴硬!”

  正当我喘着粗气缓步向前走去的时候,吴郡的话音落下,随后那辆白色的丰田轿车也再次发动,向前行驶了二百米左右,拐进了路边的如家酒店楼下……

  酒店三楼,走廊上,我轻步向前走去,虽然明知道我的脚步声根本不会被房间里的吴郡听到,但我依然小心翼翼,神经紧张。

  耳机里,是唯依略带压抑的抗拒声,以及我自己越发变快的心跳声。

  “不要,吴郡,我们还没有洗澡呢……嗯……”“没关系,先脱光了,然后我们一起进去洗就是了。”317号房间,在耳机里传出对话声的同时,我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前,不过我的脚步在略微停顿之后,就继续向前走去,闪身靠在了墙边,避免被吴郡从猫眼里发现我,不过他现在应该也没有什么心思会注意房门这里就是了。

  随着耳机里两人的对话结束,唯依又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,而后,是一阵脱衣声和脚步声,然后就陷入了一片安静。

  看来唯依已经被吴郡带进洗手间里一起洗澡去了吧?

  果然,没过一会儿,淋浴的水声出现在耳机里,只不过声音不是很大,想必唯依也不可能把手机带进洗手间里,所以此刻我能听到的声音也就很有限了。

  淋浴的水声,从开始之后就没有停下,一直持续了两三分钟左右,而此刻躲在门外的我,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早已经是心急如焚!

  他们只是在里面洗澡而已吗?以吴郡的性格,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忍住,老老实实的任由唯依安心洗澡吧?毕竟唯依的肉体,是那么的性感迷人,诱人犯罪……

  所以说,难道就在此时此刻,在我背后的墙内,唯依已经被吴郡再一次插入了吗?而我这个男友却再一次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?

  我的喉结,忍不住滚动了一下,左右环顾了一眼,还好走廊上没有其他人,不会发现我的窘态。

  “踏踏踏……”突然,耳机里传来一阵拖鞋走路的声音,脚步有些快,而且声音越来越近,似乎正是冲着唯依的手机来的!

  我刚刚还处在焦急中的心,顿时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  听脚步声,明显只有一个人从洗手间里出来了,是唯依吗?还是吴郡?如果被吴郡发现唯依的手机正在通话中的话,那可就麻烦了!

  正当我心中担忧,犹豫着要不要马上挂断电话的时候,唯依的手机似乎已经被人从桌面上拿了起来,发出一阵轻响,随后是一道让我感到既安心又惊讶的声音。

  “云斌,你在听吗?”

  是唯依,是唯依的声音!虽然声音相当细微,但确是唯依的声音无疑。

  可是,在这种时候,唯依怎么敢跑出来和我通电话呢,难道她不怕被吴郡发现吗?

  由于我之前已经把手机开启了静音,所以此刻就算我开口回答,唯依也是听不到我这里的声音,出于安全考虑,我思考了两秒钟之后,还是决定继续静音,先不回答唯依,免得被吴郡听见。

  可能是明白了我心里的顾虑,接下来,唯依并没有再追问我有没有在听,而是继续轻声开口。

  “吴郡他还在里面洗澡,我先出来了,云斌,你现在来酒店里了吗?”要回答唯依吗?既然吴郡还在洗手间里,那目前的情况应该比较安全吧,况且耳机里也仍然传出着哗啦啦的水声,至少证明了吴郡此刻确实还不会出来。

  我拿出手机,轻点屏幕,关闭了静音模式,深吸了一口气,心里有些莫名的紧张。

  “唯依,我就在房门外,你们刚刚在里面没有做什么吗?”我的喉间有些干燥,声音似乎也稍微有一点儿哑。

  “嗯,没有,他说他有段时间没有洗澡了,所以得好好洗一下。”唯依轻声应了一声。

  “这样啊,那你现在在房间里和我讲话,不怕被他发现吗?”“怕,不过不会的,我会小心的,只是我有点紧张,云斌,我想听到你的声音。”

  “好,我在呢,唯依,别紧张,我就在门外,放松一点儿。”虽然话是这样说,可实际上,此刻在我的心里,其实比唯依还要紧张吧。

  虽然这是唯依第二次和吴郡出轨,但却是我第一次间接参与到现场,使用偷听电话的方式,而之前他们的第一次出轨,我只在事后对唯依的询问中简单了解了一点,唯依也是害羞的很,不肯对我说太多,不过那已经让我兴奋到不能自已,所以不知道今天的情况,我又会兴奋到什么地步呢?

  然而,至少到此刻,我感受到更多的还是紧张,而不是兴奋,特别是面对即将亲耳听到唯依与其他男人欢愉,我的心中总是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与浓浓的醋意,不知道这股情绪是否会随着房间内两人的进展而逐渐演变成兴奋呢?

  “云斌,如果待会儿你听到什么难听的话,不要生气好不好?”当我陷入万千思绪的时候,唯依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轻轻响起。

  “我当然不会生气了,难道唯依你忘记我的爱好了吗?呵呵,我期待你和他说些羞辱我的话还来不及呢,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,对吧?”为什么唯依会有这样的顾虑呢?其实早在刚刚他们两人还在车里的时候,我就已经从吴郡对唯依的称呼中听出了一些问题。

  很显然,唯依并没有把之前她和吴郡的第一次出轨经历全都告诉我,虽然当时是我无比渴望唯依去找吴郡出轨的,但事后的唯依却不愿告诉我太多过程,应该是害羞,又或者是有什么其他隐情?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好啦,放心吧,唯依,你就尽情的去和他享受,放纵的呻吟,你知道我喜欢你那个样子,好吗?”

  “好吧,那我可以先看你一眼吗,云斌?”

  “现在吗?”

  “嗯,我好想你。”

  虽然有点危险,不过,趁着吴郡还没有从洗手间里出来,只是在猫眼里让唯依看我一眼的话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这样也好减轻一下唯依心里的负担,想必现在她的心里真的是很紧张吧,在现任男友的旁听下出轨初恋男友……“好,我就站在门外,你从猫眼里就可以看到我。”“嗯。”

  随着唯依的一声应下,我的心跳由于紧张,明显又加快了许多,不过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唯依的要求,自然就不愿让她失望。

  握紧了拳头,背靠着墙,我深呼了几口气,在耳机里陷入片刻的沉默后,我终于鼓起勇气,转过身,站在了房门的面前。

  “看到我了吗,唯依?”盯着眼前的猫眼,我仿佛也能够看到里面的唯依一般。

  “嗯,看到了。”唯依的声音,比刚才更压低了许多。

  “那就好,那么接下来就不要紧张了好吗?记得我就在门外陪着你。”“好。”

  虽然唯依乖巧的答应了我,但我还是能够从她的声音感受出她的紧张。

  “云斌。”

  “嗯?我在,怎么了唯依?”

  “我爱你。”

  在此刻这种状况下,唯依的突然示爱,不禁让我感到微微一愣,不过在片刻之后我就反应了过来。

  “呵呵,傻丫头,我也爱你。”

  正当我和唯依互诉情愫的时候,耳机里传出的淋浴水声,似乎已经突然停止了。

  “他要出来了。”

  在唯依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我听到她应该是赶紧离开了房门这里,小跑着回到了房间里,与此同时,我也马上闪身,再次靠在了房门旁,然后拿出手机,重新开启了静音。

  接下来,我就要听到唯依在吴郡的身下婉转承欢了吗?

  一股热血,突然直冲上我的头顶,在这一刻,浓浓的醋意,勾勒出一副淫乱的画面,浮现在我的眼前,仿佛是在提醒着我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,而此刻在我的心中,终于也不再是只有紧张,还充斥着一股异样的兴奋和激动!

  然而,伴随着在我耳边不断回响的强烈心跳声,我却迟迟没有从耳机里再听到什么声音,除了那道浴室的开门声和脚步声,随后,便只有一片安静。

  奇怪,怎么吴郡从洗手间里出来后,房间里却变得这么安静了呢?

 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通话时间仍然在一秒一秒的变动着,我才能够肯定,我和唯依的通话还在继续,并没有挂断,那为什么房间里的两人却迟迟没有发出对话声呢?

  在我的无比好奇中,时间已经静悄悄的过去了两分钟左右……“嗯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终于,一道并不是很大的呻吟声,在我的万般期待下,出现在了我的耳边!

  我把手机装进口袋里,双手用力按紧耳朵里的耳机,仿佛这样的行为,能够使我将声音听的更清楚一些。

  “怎么了唯依,还这么放不开?你下面明明都已经湿透了,你看,弄的我满嘴都是。”

  满嘴都是?难道说,刚刚吴郡从洗手间里出来以后,就一直在唯依的两腿间舔舐她的蜜穴,所以我才没有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?

  我的眼前,不由得浮现出两人刚刚正在进行的画面,胯下也按耐不住的坚挺起来,在裤子里支起了帐篷。

  “不是的,那……那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。”唯依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紧张和娇羞,但还是试图对吴郡辩解着。

  “算了吧,唯依,别不承认了,你上次不也是这样,给你脱下裤子的时候你就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。”

  什么?上次也是这样?吴郡说的话,是真的吗?两个月前,唯依终于答应我,和吴郡发生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出轨,而在那个时候,唯依就已经对吴郡动情了吗?

  “别……你别说了……”

  “怎么还不让我说了?上次不是都说好了,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,我说什么你都要听吗?”

  “我没有,那只是你自己说的,我根本就没有答应你。”“嘿,小骚货,看来一段时间没有治你,你又很不服气了啊,那我今天就要让你亲口求着做我的性奴!”

  随着吴郡的几句淫言秽语出口,唯依也随之发出了一阵反抗的声音,只是此刻唯依那微弱的反抗,对吴郡来说,应该起不到丝毫作用吧?不,不对,或许,会更加引起吴郡的征服欲才对吧。

  “不要……吴郡,你轻点儿……”

  “轻点儿什么轻点儿,刚刚在车里我就说过了,来房间里以后我一定要让你求饶!”

  “不……不要,先等一下呀,唔……吴郡……你怎么……还是这么粗鲁……”

  耳机里,唯依的求饶声,两人在床上拉扯而发出的肢体声音,交错着回响在我的耳边,不过紧接着,唯依突然发出的一声尖叫,像是为这场杂乱的面画上了句号。

  “啊!”

  一声高昂的呻吟,瞬间结束了缠绕在我耳边的其他声音,同时也令我的神经陷入了高度的紧张与兴奋之中,心跳快到几乎已经快要跳出来一般!

  插进去了,唯依是被吴郡的肉棒插进去了吧?我的女友唯依,终于被其他男人的肉棒给玷污了吧?

  “噢!真他妈的紧!”吴郡声音里充满的享受,仿佛是在回答我心中的疑问。

  “唔……你……不可以……你今天要戴安全套的……”什么?此刻的吴郡,居然没有戴避孕套吗?之前唯依明明答应了我,会尽量尝试事先和吴郡说好的啊,结果怎么是已经插进去了,唯依才想起来对吴郡提出这个要求呢?

  “戴什么套啊,上次我就说过了,我操逼从来不戴套!你个骚货又忘了是吧?”

  “呀……不……不可以的……轻点儿……可是我……我今天不是安全期……不行的……嗯……”

  虽然唯依还在尽量试图说服吴郡,可是面对如此诱人的娇羞低吟,我想如果此刻在唯依身上的那个男人是我,我也根本不会有退出来戴套的道理吧?

  “操,哪来那么多毛病,大不了我最后不射进去就是了。”果然,吴郡的回答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他毫无商量余地的拒绝了唯依的要求。

  不过,虽然以前在高中校园里的时候,我就知道吴郡是那种痞子类型的性格,而且唯依在和吴郡有过上一次的偷情之后,也对我说过,吴郡对她的态度总是很粗鲁,但是此刻亲耳听到吴郡对唯依的态度,我还是感到有些惊讶。

  “话说你男友都不操你的吗,唯依?下面还是这么紧啊!噢,真爽,比我女友的紧多了!”

  “嗯……唔……”

  “怎么还捂住嘴了?说话啊!操!”

  “啊……不……唔……疼……你轻点儿……”

  “少来,我今天一定要操死你!”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  从吴郡的话里,我得以知道,此刻的唯依应该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想必她还是羞于让我听到自己在吴郡身下发出淫荡的叫声吧。

  “还他妈的在这装纯,给我把手拿开!”

  “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噢!操死你!唯依,说,你是不是我的性奴!”“不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问我……”

  “啪啪啪!啪啪啪!”

  唯依的双手,可能被吴郡给控制住了,一时间,淫乱的呻吟声没有了唯依双手的遮拦,迅速冲进了我耳膜,我终于完全听到了自己的女友在其他男人胯下的浪叫声!

  脑袋仿佛要炸裂开一般的兴奋,全身由于过分激动而不住颤抖着,胯下的肉棒,更是坚挺刺激到发疼,此刻的我,就仿佛是一个吸毒过量,即将疯掉的家伙。

  “啊!真他妈太爽了,瞧瞧你这大奶子,以前在高中上学那会儿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骚呢,不然我早就给你破处了!”

  “唔……没有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不骚……你别那么用力揉……啊……”“不骚?哈哈,你不骚能跑来给我操?还不是你男友喂不饱你!”“呀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要……你……你不要说云斌了呀……唔……”“妈的!一说起你男友来你的下面就紧的要命,简直要被你夹断了,还他妈在这跟我嘴硬!”

  什么?在这种时候,听到吴郡提起我,唯依的下面就会变的更紧?这是真的吗?

  背靠着墙闭上双眼,我的脑海里,浮现出唯依被吴郡压在身下尽情操干的画面,右手更是早已忍不住伸进了裤子里,伴随着耳边的激情,尽情撸动着坚硬如铁的肉棒。

 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吴郡……不行了……真的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快停下……”“操!干死你!”

  “啊啊……不要……我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

  “以后还听不听我的话了!”听的出来,此刻的吴郡,正在一边用力猛操唯依,一边尽可能的憋着一口气,用言语羞辱着唯依。

  “啊……唔……”

  “说话!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“嗯是什么意思啊!说明白点!”

  “听……啊……听……”

  刚刚的唯依,居然回应了吴郡?答应了吴郡?

  “那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性奴啊?”

  “我……噢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不知道?妈的,不知道是吧,我让你不知道!”“啪啪啪啪啪!”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

  随着吴郡恶狠狠的声音落下,一阵极其有力且快速的肉体撞击声瞬间响起。

  我的眼前,唯依嫩白性感的屁股,正在被一根狰狞粗大的肉棒用力抽插进出,淫水四溅……

  我的神经,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中,龟头上传来一阵再也无法抑制的极度酸麻……

  “知道了没有,啊?唯依,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性奴!?”“啊……是……是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到了……唔……嗯……”终于,唯依最后的呼喊声,刺断了我的最后一根神经,裤子里,顿时激射出一股股热流,粘稠无比。

  “啊!妈的真是爽死了,射死唯依你这个大骚货!”与此同时,吴郡的呼喊声也随之响起,即使没有耳机,我仿佛也能从隔着的房门里听到他那舒爽到极点的呐喊声……

  几分钟后,我已经灰溜溜的离开了酒店,耳机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声音,虽然我和唯依的通话还在继续着,想必他们两人现在都已经累到睡着了吧。

  坐在出租车里,我看着双腿间隐隐可见的湿痕,仍然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,不过我知道这不是梦,不然的话,我也没有必要打车回去,害怕路人们看到我的窘态了。

  好在,回到宿舍之后,老代他们几人都没在,应该是又去网吧一起玩游戏了吧,于是我赶紧换下了身下的裤子,简单清洗了下体。

  当一切收拾妥当之后,我躺在床上,重新拿起了手机,不过随即我就轻轻皱起了眉头。

  我和唯依的通话,被挂断了?是在什么时候,是唯依主动挂断的吗?还是我自己不小心碰到了?

  这个时候,我的聊天软件里突然收到唯依发来的消息。

  “你在吗,云斌?”

  看到唯依的信息,我的内心终于安稳了一些,赶紧回复唯依。

  “在,唯依,是你挂断了电话吗?我刚刚没有注意。”“嗯,我挂断了。”很快,唯依的回复就发过来了。

  “怎么挂断了?”

  “我想着已经结束了,就可以挂断了吧,想和你好好聊聊天,通电话又不方便说话。”

  “这样啊,那方便聊天吗?他不是在旁边?”

  “他睡着了,不会看到的。”

  “哦,那就好。”

  聊了几句之后,我和唯依之间突然陷入了沉默,直到此时,我们两人仍然谁也没有提起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
  过了几分钟之后,终于,我再次收到了唯依的信息。

  “你生我气了吗,云斌?”

  “没有啊,怎么会这么问?”

  “我以为你生气了呢,刚刚我和他的对话,你都听到了对吗?”“嗯,差不多吧,有些对话听的不是很清楚,不过基本上都听到了。”再一次,唯依没有回复我,不知道唯依此刻的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好啦,放心吧唯依,我真的没有生气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嗯,不过我有些问题想问一下你。”

  “你问吧,云斌,我一定都告诉你。”

  从唯依的反应来看,我大概已经猜到了此时她的心理状态,恐怕是很没有安全感吧,这让我在心里不由得感到阵阵心疼。

  “好,不过唯依,你要先向我保证,不要再担心了,我真的没有生气,相反,我还很高兴,很兴奋,相信我好吗?”

  片刻之后,唯依可能是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才回复我。

  “好,不过我们可以见面之后再谈这些吗,云斌?我现在只想让你陪我聊聊天,不想提起和他的事情。”

  看来,刚刚和吴郡出轨结束的唯依,心里还是有着不小的坎,特别是整个出轨过程都被我这个男友听到了,所以此刻她的心中,还是很放不开吧。

  “好,那等你回来了以后我们再谈,现在我们就聊点别的。”“嗯,谢谢你云斌。”

  “傻瓜,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,满足我这么变态的癖好。”接下来的时间,我尽量不去提及刚刚发生的事情,和唯依聊着一些能够让她开心的事,虽然我的心里其实很想了解其中的一些隐情,但是此时此刻,我决定忍耐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唯依告诉我,吴郡从熟睡中醒来了,我和唯依暂且结束了聊天。

  几分钟后,再次得到唯依消息的我,换好衣服,重新站在了之前看着唯依坐上吴郡车的地方,等待着唯依的归来。

  没过多久,那辆白色的丰田轿车,终于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坐在车里的,是我深爱着的女友唯依,和那个刚刚享用完我女友娇躯的男人……



  【完】